2003年匆促打包的行李,時隔近二十年再度打開…

 

兩幅寫在捲簾上的毛筆字
「一件新衣裳 童心喜氣揚 哪年才會愛 穿久布衣香」
「醉過方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問世間情是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」

那是1978年,福送給真的兩幅字

那是還需要用毛筆字寫週記的年代,真是女高校書法社的成員,福是男高校參加書法比賽的代表。那是帶著一點褪色文青氛圍的舊年代…

第一幅字是真在三月生日時收到的禮物,收禮當天真到閨密璘家,在房間看到了第二幅字,璘(當時璘的男友廷是福的同學)很緊張對真說:「那是福 本來要送別人的,因為他不敢送,我看到很喜歡,就跟他要過來了。」

關注的回應

  1. Avatar for commnpo commnpo says:

    回覆討論2003年匆促打包的行李,時隔近二十年再度打開2003年匆促打包的行李,時隔近二十年再度打開

繼續討論於 discourse.commnpo.com

參與